标签归档:WOW

看网瘾战争想念旧友

看《网瘾战争》,让我格外怀念艾泽拉斯曾经的岁月、曾经的战友!

特别是仁戒同学,就这样杳无音信了……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看到里面小SQ向五折叔表白的时候,特别有感触。因为我的第一个号,也是一个血精灵SQ。初到艾泽拉斯,小遥的FS号到处开门,带着我到牛头人的出生地观光、去奥格看萨尔,去幽暗城听女王唱歌……那些景象至今历历在目……而我们第一个下的FB,是奥格的NY,之后又一起刷血色……我在后面很努力的一跳一跳,跟着小遥的FS大号,还时不时地迷路,而那时走在我前面的、他双开的小号,就是个牛头人,每次看到那憨憨地伸手挠后腰的样子,我都很想笑……

可惜后来小遥不管我了,我的SQ艰难地捱满58级去了火星,就被我抛弃了,转到LM的阵营跟着仁戒同学混,靠着强壮的蓝胖子,辛辛苦苦练到70级,刚开始有机会见识25人FB,仅仅下过三五个,穿上了三五件紫装,就碰到了关服……

停服期间,和仁戒同学一起去了台服,还记得我叫影诺,他叫影爵,但是,在别人地盘上那种归属感缺失的感觉,加上严重的延迟,也因为工作生活的原因,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而仁戒同学,更从现实中和网络中都“消失”了……

也许他永远不会看到这里写下的字,但新年在即,还是想远远地祝福一下,希望他找到自己的方向,走好自己的路……

++++++++++++++++++++++++++++

这个日志,发在我的QQ空间里,没想到,仁戒同学很快就看到了,消失那么久的他,给我发了个小纸条,很高兴,这家伙还活着,呵呵……

Glucophage

说说我的“游戏史”

要说“游戏史”,恐怕要追溯到童年时期,在“红白机”还比较稀奇的年代,我已经开始玩“超级玛丽”、“魂斗罗”、“坦克”、“俄罗斯方块”,至今依然记得魂斗罗可以调出30条命、俄罗斯方块过关后会出现许多跳舞的小人……

但后来功课多了,游戏也暂时离开了我的生活,并且由于家庭并不富裕,一直到03年才买电脑,所以即便大学时网游风行,我仅仅只是作为一个看客,看同学玩“CS”、“月影传说”……还记得,当时和喜欢玩游戏的男同学商量着,以后他们做游戏开发(我们是计算机系的),我来写游戏故事,可惜最终仅仅只是小小梦想而已……我仅仅只是偶尔玩玩QQ游戏里的连连看而已……

工作后,接触网络几乎占去除吃饭睡觉外的大部分时间,于是用三个QQ用了三个Q宠,一直养到25级,初入职场许多熬夜学习的夜晚,都是GMM在桌面上陪着我……对于传说中的网游,也有了进一步了解,第一次看同事打WOW,感觉面板上到处都是东西,无比复杂……

而我真正参与的第一个角色扮演类网游是QQ三国,Q版的可爱和操作的简单,让我玩得很起劲,并热衷于点亮QQ三国图标,甚至拉着男友一起到网吧组队升级……

后来尝试大话西游3,虽然画面制作精致、音乐和故事都很吸引人,并且是我喜欢的中国风,但回合式的打怪方式让我兴味索然……Q版的三国虽然制作上逊色,但对于网游新手的我,感觉轻松好玩,其中NPC搞笑的对白,更带来不少乐趣……

然而,当我在同事的引导下,进入WOW的国度,这才知道,什么是真正优秀的网游……

一年多的艾泽拉斯旅程,大部分时间我在SOLO,最初练的是血精灵SQ,在TBC3.0之前,圣骑士处于严重劣势,我玩得很疯狂也很艰难……有段时期,每天正常上班之余,几乎只睡三四小时,其余时间都在游戏……我明白组队的轻松热闹,但因为常半夜上线,组队的几率很少,并且,对于新手而言,这是处处透着新奇的世界,我不想匆忙错过太多风景,而愿意按照自己的节奏游戏,不时为路边的景物或天空的颜色驻足,体验任务中讲述的故事,最终品尝完成任务后的成就感……

SQ终于STSM毕业,到达外域之时,正值这个职业发生转折性变化,引用朋友的话,“现在的SQ是神”。但我却最终放弃BL,转战LM,因为有个从公测玩起的老WOWER说,来LM吧,我带你,并且,以我信服的理由分析我的性格适合玩SS……相信大部分女玩家初涉WOW,都或多或少需要男玩家的引导和帮助……女玩家在游戏中可能无条件地受到一些照顾,但也需要承受许多因天生战斗意识不强而带来的艰辛……

在终于满级,真正参加亲友团RAID以及工会例行活动,在25人的大型FB中真正体会到之前很多人说的,“70满级才是一个新的开始”、以及“魔兽就是一个团体的游戏”……很明显,没有满级过、没有RAID过,你永远都没办法明白这一切……在此之间,我很难想像仅仅在一个游戏中,一个团队领袖在语音软件中指挥着包括他自己在内的25个玩家一起进行同一场战斗、消灭同一个巨大的BOSS,这里面需要怎样的大局观以及对FB的熟识程度,真的让我佩服……

一直到目前为止,我还是很喜欢SS这个职业,虽然很多人说3.0后的SS很糟糕,但身边有忠心耿耿的蓝胖子或者强力的恶魔守卫,让SOLO变得轻松温暖;而在RAID中,虽然自己还很不成熟,但SS拉人的技能、SS的灵魂石和糖,始终可以在团队中有一席之地,并且,只要加以时日,相信俺的DPS终究可以慢慢提高的……

不管怎样,这道旅程,我还在继续……只希望网易接手之后,当我再次打开游戏时,我的角色能够毫发无损……

【转】魔兽世界词汇大全

MT    是 main tank的缩写,主力坦克。意指副本中拉怪的首席战士。
OT    仇恨溢出,伤害输出或者治疗者的仇恨超过了MT
ninjia 英文中的忍者 指wow中那些在副本中抢自己使用不了的装备的人。比如,牧师拿了板甲,而此时战士需要这个板甲。如果战士并不需要这个装备(战士有更好的装备,这个装备的属性不适合战士的天赋),而且装备是拾取绑定的,那么不算做ninja。
Raid    团队 一般是超过5人的队伍,可以更轻松应付高级副本,但是很多任务无法完成。
Raid leader    团队的领导者,指挥者
CR    团灭
BOE    装备绑定
BOP    拾取绑定
AH action house    拍卖所
DPS,数据统计,在游戏里专门指伤害输出.也可以说是伤害输出的职业.
AOE,群体攻击技能,简称A.其实就是说群体攻击,比如法师的奥爆 和 术士的火焰雨.
DKP,公会团队活动的统计分.
CD,副本CD指副本更新的时间周期,技能CD指技能用过一次到再可以用刷新的时间周期.
AFK,离开,暂时不在.如果一个玩家说他要AFK就是说他不玩了.
HP,MP,就是红和蓝,血和魔法. 继续阅读【转】魔兽世界词汇大全

【转】[5.12]残骸。你上线啊!!!!

月之残骸。是一个亡灵战士。是一个喜欢杀联盟的战士。会长曾经多次让他当MT。可是他不同意。一次他好不容易换上盾牌开始抗哈卡。打到8%血的时候突然换上大刀。UT里大喊到。斩杀!然后自己瞬死。灭团。

月之残骸是我wow里第一个好友。也算是最后一个了。

记得一次残骸被女朋友甩了。大半夜3点给我打电话。一看就是喝多了。听着他地道的四川口音我有些好笑。

“你呀。真没出息。平时里杀联盟的气势呢?”

一次残骸拿到了AL兄弟会大剑。他兴奋的在UT吵吵嚷嚷。并且表示自己才不会象传说的那样。拿了AL后在无兄弟。从此他更努力了。而且有时候需要也会拿上盾牌。

风暴前夕那阵子。大家都开始刷荣誉。我跟残骸也是。我是兽王猎人。他是武器战士。只见一个全身发红的猎人跟一个开着卤莽的战士两个人就把有5个联盟驻守的铁匠铺拿下。

开了70。我们俩一直组队升级。可是却比别人慢出不少。因为我们见到联盟就会去杀。虽然有时候对方比我们多三倍。

那天残骸KLZ毕业了。拿着国王护卫者对我说

“嘿嘿~我现在武器装跟防装都有了。hohohoho。”

谁知现在KLZ一个小时就完事。

5。12那天的下午。我已经记的不是星期几。 继续阅读【转】[5.12]残骸。你上线啊!!!!

【转】我们是女玩家

偶然在WOW官网上看到这样一篇心得,感触颇深,看得我感慨万千,辛酸油然而生,从今年5月份刚开始接触,断断续续练到现在的51级,虽然还不可能参加队战,但其中的辛酸感慨已经颇有些同感…… 

【转】我们是女玩家

原作者:艾泽拉斯皇家记者团/灬一月灬

在我所接触过的游戏中,我一直是治疗出身,所以在选择WoW的时候,我男朋友劝我玩法师,就是因为法师能A怪,升级快。但我玩法师的目标就是穿好看的衣服,很多事情我都简单化的去想去做,完全没有技术可言,除了会跑这个优点以外,其他一无是处。

现在关于副本的一些要求和操作,我逐渐掌握,也从输出最后一名排到前四里;从不敢下战场,怕自己单冲单干被人群欧,到听指挥跟国家队打;以前从来没用过的水元素、反制、法术偷取到现在的见机行事。我逐渐明白,WoW不是手把手教你玩就会的游戏,很多东西很多技巧,就算别人跟你说了,你也不见得会去那样做,或者照样我行我素。不是不听话,而是像他们玩家通说的三个字:没意识。我也这样,别人说什么,你应该这样那样,我总是恩恩,哦哦,但是到后来还是那德行。只有自己玩多了,经历多了,或者突然间开窍了,你才真正有了这种那种的意识。 继续阅读【转】我们是女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