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求职

我的找工经历

凌晨时分——我还在修钦舞墨的日记里面瞎逛……
我想看看像修钦这样——我认为很勤奋很优秀、而且现如今在很多人可望而不可及的“网易”工作的人,当初找工作的时候又是怎样的经历、怎样的心情……

结果,瞎找了许久,终于看到一些了,却是一篇题为《一名女大学生深圳找工经历:我把泪流在心里》的文章让我感触良多……

那好吧,我也来写写自己的找工经历,也算“我的故事”的“必写篇”吧……

我的大学,名称里带着“中国”两字,然而却和名牌无关,她的后缀只是“学院”,而且没有多少人听说过……

读“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却在大四找工作的时候才发现,比起编程做软件,我其实更喜欢也更适合做设计——因为我只有在电脑前折腾那些图片的时候,才会像小时候看电视一样“入神”——忘记时间、不知道耳机里音乐什么时候已经停了、甚至忘记上厕所……
那时候浙大的朋友推荐我用“北森职业测评系统”,我于是做了测试,结果更加肯定了自己确实有做设计的潜能!

可是,我没有美术基础、我不是艺术或者设计专业的、我没有能够拿得出手的作品……
人家都问我,有没有工作经验?有没有设计作品呀?有没有手绘能力呀?这些时候,我的“熟练运用PHOTOSHOP”变得那么苍白无力。急着补充:我一直在给分院学生刊物做版面设计,人家问:用什么软件呢?我说“Word”……

呵,突然发现,自己那些杂七杂八的什么奖、什么名,全都没用,而简历里附上的几张自己写、自己排版的诗歌小说,却只有让招聘者问我有没兴趣试试编辑方面的岗位……
2005年3月,我从杭州坐了24小时火车、3小时汽车,到了深圳……
也是因为想找到工作再到单位附近找住处,所以暂住到老乡家里……
老乡一家都特别友好热情,所以住的吃的倒是很好……
没两天,从老乡家里入关去市区参加大型招聘会,本来已经赶早,可是因为人生地不熟,延误了时间还是找不到地点,索性忍痛打的过去……
结果,招聘会里人多得恐怖,我个子比较小,一些高大的男生一围,我在中间几乎呼吸困难。一开始我还努力找寻单位,后来被挤得动不了,我只有拼命挤出来。
出来后,看到人家在看入场单位列表,赶紧问了情况去买,可是队伍之长可想而知……再接着,前面传来消息——卖完了,要等着去印了马上来……
等吧,焦急地耗费着时间,套着我特地配置的“装备”——西裤皮鞋……
也忘记过了多久,终于看到工作人员拿了厚厚一大叠回来,前面开始哄吵,渐渐变成“挤购”,再后来桌子被人挤倒……

那场面真的叫可怕,我在心里叹着,习惯性摇头——大学生?好可怕……
到了午饭时间,好多人吃饭去了,我在地下超市买了最便宜的饼干就着矿泉水当午饭。看人渐渐少些了,我又进去试试,结果投了两三家,还是一样地问我要作品。
看着人家科班出身的,一本好多页的精美的作品集让我无言而退……
失望、沮丧、不知所措……
我回去了,回到老乡家里。老乡的家人——那事实上才认识这么两天的一家子,那么地热情、甚至是盛情……让我严重地过意不去……

几天里招聘会和有时候借用老乡电脑投出去的简历全部石沉大海……
我感觉这样毫无成效地在别人家里住着很不合适,于是打算去另一个小时候认识的姐姐那边住住——她早一年到深圳工作的,和人合租一个小屋。
结果,她太忙,我只好和她的室友——一个原本不认识的姐姐——一起呆着,给她打下手做晚饭的时候,我想,要是我自己也有个这样简单的小“家”多好!

一周后,我在网上看到广州有公司找实习网站美工,没有工资的。但我需要工作经验,而且总比在别人家里“闲住”的好。于是直接打电话过去,那边说,那你过来面试吧……
我一刻没停,给华农的老友打电话,说我去你那边住,下午便坐车到了广州。
没想到老友宿舍查得严,根本没法留宿,辗转着,她连夜带我去找她的朋友,那朋友在华农老师宿舍区一个老师家里租了一个单间。
于是,我在那个单间和老友的朋友一起挤下了,那朋友倒是很随和,也因为都是潮汕女生,也挺乐意有人作伴。

第二天,我去那公司面试,原来整个“公司”只有三四人,因为只是不花钱的实习工,他们也没有太多要求,但中午我打电话问结果时,老板说,从你的话感觉你只是想来这里学点经验,然后就走人的,其实我们既然招人还是想如果合适就转为正式员工的。我一听急了,我说你们写明了“实习”,我并没有想到有可能久留呀,我从杭州到深圳、又从深圳立马来到广州,住处都定下了,怎么能这样就拒绝我呀?
我的话几乎有央求的味道了,那老板终于说,哦,那算了,你明天来上班吧,实习时间大概一个月……
我终于稍微舒了口气……
公司在龙口西,离华农有一小时左右车程,中间还必须转车。九点上班,我却每天六七点起床,摇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常堵车),总提前至少10分钟上班,等着有钥匙的员工开门,主动打扫那很小的办公室……
然而,或许老板已经认定我不会久留,交给我做的都是琐碎而没有技术含量的任务,比如在地图上找资讯、在网页里上传更新资料……
每天五点半下班,我转着车回到华农,已经快七点,自己拖着疲累随便在路边尽量找便宜的晚饭,胡乱吃完回到住处,拾掇完已经比较晚了,翻开自己拜托老友借来的网页制作相关的书,看不了一点,人家要关灯睡了,我也只好放弃了……
但至少我想终究是有点进展了,可是好景不长,住处真正的主人——那老师不高兴了,因为我在那里住着增加他们水电的负担,特别是共用热水器,他们开始给我脸色看,明显地表示不满……

一星期后,我实在受不了,更不希望因为我,让那朋友为难,于是让老友帮我联系租间小房间,同时收拾行李离开。那天晚上,老友联系到可以租的地方,也算幸运了,但时间已经比较晚,那一带离华农也还有段距离,没办法,老友问了好几个师姐师妹、甚至研究生,看能不能让我借宿一晚,最后总算让我混到一张床睡觉……
隔天白天照常“上班”,晚上终于去到我花了三百租一个月的小房间,在很偏僻很杂乱的区域,要在狭窄肮脏的巷道里七拐八弯才能到,房间的小窗口一边对着人家的油烟机出烟口,一边就直接贴着旁边平房的屋顶。
但房间本身是比较让我高兴了,有现成的床具厨房厨具还有独立的卫生间,虽然很潮湿而且有一阵没人住,到处都有点霉了,但我觉得真的已经很幸福了!我终于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空间了,虽然只有一个月……
周末,我把房间打扫整理了,老友带着她的朋友买了菜过来,我们自己在小房间做午饭炒菜,想起来,那大概是那阵子特别值得高兴的一天了……
他们走的时候说,这一带不太平,要我一定小心,门都要反锁,从那晚起,我便找了把剪刀,一直放在枕头底下……

公司里依然做着差不多的活,远在杭州的学校已经在催我回去做毕业设计,我只好跑去网吧,折腾了一个下午、一个晚上,花了几十块钱先把开题报告做好发给导师。那晚从网吧出来已经快11点,公交车早停了,一些摩的招揽着,甚至有人粗鲁地拉我手臂,没办法,终究上了一辆,幸好没出什么事……
在那小房间又住了一周,算起来,两三个星期的时间里,我睡过了五张床,呵呵,我那时候想,这大概有点漂泊的味道了吧……

在那公司依然没有什么进步,想要动手做些作品又没有电脑,学校里又催着,加上在外漂泊的日子人的情感总比较脆弱些,我和BF之间的思念在这种境况下接近疯狂极限……我终于决定了辞掉“实习”工作,先回学校再说。
谁知道,等我辞职了去买车票,却被告知连站票也没了,最快也要三天后才能走,我只好买了,但心里着急呀,看旁边有小摊档挂牌说有当天车票,问了下知道应该是那些倒票的了,价格贵出好多,但是可以当天就走,还可以把我已买的票退掉。我很犹豫,真的想马上回到杭州。可是离开车时间也不久,我的行李还没收拾,我说那我回去收拾行李看来得及的话马上过来。
于是,我又搭了一次摩的。可是那开车的中途突然在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停下,说我住的那地方比较乱,他不想多呆,我们先在这里付钱,到了我下车他可以直接开走。我就是傻呀,也没多想,偏偏身上也只有整钱。就那样,等到我下车回去才发现他找给我的50是假的……
屋漏偏逢连夜雨……我也不愿意再去受票贩欺负了,于是,我又熬了两三天,又挤了晃了24个小时,才终于又见到BF,回到了学校,突然觉得,我们的学校是多么地可爱呀……而他又瘦了些,这样的分离这样的漂泊,让我们开始学习珍惜了……

* * *
前些日子,跟一个中学同学略提起自己找工作的曲折,她说,恩,是呀,就我所知道的本科生找工作,好象没有像你这么曲折。听这样的话,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反应才恰当。
谁让我太晚确定自己的目标方向,却又在确定之后太过于固执地坚持呢?

2005年4月中旬,从广州回到杭州,我开始着手做自己的主页,打算找工作可以给人家看,于是有了“游鱼小轩”的第一版。
也就是那时候到处看别人做的叶子,才看到了“木闲岚芩”,又从那里的链接看到了“修钦舞墨”……
可是我的计划没能够顺利进行,毕业设计打断了我其他所有工作……
我的课题是用“分形在计算机图形中的应用”,而且要完成一个MFC多窗体应用程序,天呐,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碰到这么个课题的,整个系只有我一个人做这类题目,没有谁可以协作,光是分形算法或者MFC的应用,就够我折腾的,更何况两个大难题结合起来。就那么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我一个人硬着头皮自己研究,老师给的帮助很有限,倒是BF一直全力支持着,如果没有他,我不知道那段日子怎么挺得过去……
看着周围的同学,进展顺利的已经开始写论文,而一些毕设没花多少心思的,工作又都渐渐找到了。而我呢?工作没有一点着落,毕设进展缓慢……那时候,哭过,但还是咬着牙,一点一点地弄懂算法,摸索MFC里面许多乱七八糟的门道,甚至一个人在实验室通宵喂蚊子……呵呵,最后,竟然也被我啃下来了!验收的的时候老师们基本问不出什么实质性的问题——因为这个课题本来了解的人就不多,我的毕业答辩几乎变成我给老师们讲了一小课……

终于,6月3号,答辩结束……找工作马上成为最重要的事情了,
没想到,那天我刚把简历再次更新发布,10点多就有电话找我,是杭州市区一个大学生自己创业的小公司,急需一个美工……
于是,第二天我带着自己因毕设而只做了两页的主页还有几个零碎的小FLASH去面试,竟然一下子“成交”!
或许因为他们真的很急需吧,竟然要我如果可以的话下午就马上开工……
因为刚经历过深圳广州的漂泊、又被毕设折腾去太多精力,想想杭州也是不错的城市呀,何况BF在杭州还得呆两年,我先在杭州工作,两年后再去深圳也好呀……
就这样,开始了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

单位离学校两小时车程,而且6月24号毕业生离校,我必须正式找住处了!也算顺利,我自己一逛就找到离单位走路也只要15分钟的小区里,一个大概只有10平米不到的小房间。
那其实不是一个房间,只是两幢三四层的独立小楼中间很小的间隔,前后两堵墙一砌,再盖上屋顶,就是了。所以,屋里的墙壁就是两边小楼凹凸不平的外墙。没有白炽灯,黄色灯泡昏暗的光线下,那整面墙更是狰狞恐怖。
前面说了,大学生自己创业的公司,刚开始的时候时常加班。工作的地方是比我大一岁的两个“老总”一起合租的一套公寓,我们在客厅工作,他们住房间里……
这最大的优势就是方便加班,呵呵,碰巧我也是那种干着活会忘记时间的,有时候弄到11、12点,甚至有一次回到住处时已经一点多……
还好,“老总”对员工都很好,加班到太晚,他和他GF一起送我回去,呵呵……
……
在杭州做这份工作的时候,除了我这半路出家的美工,其他的人更全是做程序的,没人真正有设计经验。我困难地摸索着……
那么地渴望得到指引得到肯定的鼓励……
呵呵,不加晚班的时候,有时候我买了外卖带回屋里,坐在床上(也没凳子啦),看着幽暗压抑的空间,扒拉两口饭,累了,躺下先休息了再吃吧,竟然一醒来已经差不多天亮了……

想起来挺辛酸的,不过如果不是家里的突发事件,我想我还是会那样做下去的……

6月27号深夜11点多吧,突然收到表弟发来的短信“姐,奶奶刚才被送去医院了,可能就这两天的事了”……
外婆卧床好久了,但是情况一直不好不坏,大家都是有点心理准备的,但谁也没想到这么突然……
去和“老总”请假回家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马上问到要不要我帮你联系机票?钱够不够?
就那样,他借给我所有的路费,帮我联系好机票直接送到公司,指点我怎么去机场……
正是因为他的“成全”,我终于见到外婆最后一面……
我真的没想到年轻的“老总”能这么做!
所有的感激我放在心里了,我告诉自己,以后有机会,是要报恩的!

下飞机后老爸请他的司机朋友帮忙,送我直接到外婆那里,我喊外婆的时候我相信她真的知道的,我相信她真的看见我了!我坐在她的床沿,握着她的手,看她不自主地张大口呼吸着,眼睛开始迷离,就那样,她的手最后在我的手里轻微地抽搐几下,就一切都停止了……
外婆是很疼我的,我和外婆也一直很有缘,在场的人告诉我,其实早上外婆已经渐渐不行了,舅舅告诉她说我要坐飞机赶回来(坐火车的话至少要一天半才能到),然后她应该是一直在等……等着见到我……
从我进屋到外婆离开,差不多半个小时,而她走的时候,屋子里只有我和老爸还有二舅……
一家子二十来人,接到通知都马上赶来了,其实他们真的才刚回去一会,可就……
所有人都说,原来外婆在等我呢……
……
送外婆的那几天,我哭得很多,坚持着就在灵堂连守了三个晚上,我看着她,想着过年我在家陪她聊天是情景,想着外婆有七个孙子辈的孩子,就我一个在外省呆了那么久……
守灵的那几天,我和表哥、表姐、老爸、舅舅都聊了不少,很多想法因此改变了……也同时作了回广东工作的决定……

回杭州,我把亲戚们给我的钱还了“老总”,并且向他辞职,家里这样的情况他也很理解,走的时候,我给他发了短信,我说我会记住他的恩情的,以后,等我的能力提升了,有机会能够帮到他们的时候,我一定尽力!
这些话没有一点敷衍套话的意思,因为虽然心存感激,但那时候的我,技术并不够好。我自己都没能站稳了,又何谈报恩呢。而大家都在网络行业里,地理距离并不是问题,我的许诺是能够实现的!

就这样,我回到了我自己的家——潮州……

回家,我本来打算先在家里提升自己,或者先找份轻松些的工作,业余时间去学美术、提升自己,弥补不足,并尽量做些作品,等在设计方面真正有了一定实力再重新出发……
我得感谢电脑,因为它让我这没有手绘基础的人有机会去做设计!心里知道,只要在家闭关修炼一个月,我应该就可以进入本地那家比较有实力的工作室了。
然而爸妈并不是特别理解,他们的许多表现,让我觉得他们实在很巴不得我快点找到工作,干吗整天就在家里窝着不知道干什么……他们说,你读了四年计算机,现在怎么还说要去学这学那的……他们不知道,我事实上相当于在转行呀!

有一天,老爸问我“你回来一个月了吧?”(天!那时候我刚回来一周,所有的计划还没有真正开始啊!)
那时候很巧的,我看中的那个工作室给我发来邮件,他们在网上看到我的简历……可是,我还没准备好啊!我只能把之前在杭州做的网页给他们发去。结果,回复说……这些好象没有体现你的水平,请问是否有其他平面设计的作品可以交流下……我晕倒,说没体现我的水平比说感觉不大好还要刺激我啊……我忽略了很多地区差异之类的因素……

那时候刚好表姐介绍我去一个幼儿英语培训机构,我以为那岗位业余时间较多正好一边工作一边进行自己的计划……我于是阴错阳差地开始那份不该开始的工作……
和很多人一样,一开始我以为这工作很简单,不就教些apple、banana之类嘛,谁知道,那需要游戏教学,需要充足的备课,需要时常借助土话“语音迁移”——有时候觉得自己几乎在误人子弟,那些四五岁的孩子,连普通话和本地话都说不太清……
因为从来没接触这样的游戏教学,备课几乎花去我所有的业余时间,让我耗费了大量的精力,也承受了太多来自5个幼儿园10来个班级的孩子、家长、幼师、园长以及我自己上司的种种压力……
对于一份自己以前连想没想过要接触工作、一个仅仅接受过差不多两星期上岗培训的行业,我承受了很多不该承受的东西……

那三个月,我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承受着别人看不到的压力和郁闷……
也就是那时期,我每周有两个晚上一个白天去学美术素描,但是,回家根本没有时间练习,结果进度超慢而且于我想做的设计几乎没有任何收益……
不过,那段时期,却也真的让我成长了许多……

值得庆幸的是,三个月后,我终于又顺利地回到自己喜欢的行业,正式走上我的网页设计岗位(之前杭州那份充其量只是美工呀,呵呵)……
至此,“找工经历”算是告一小段落了。终于,我在新地方一直比较开心地工作到了这阵子……
可惜的是,这里的工作不够充实,离我的梦想还有好一段距离,我要去真正充满活力的地方,追寻属于我的充实而快乐的生活!
我想要看到自己在优秀团队里以自己都惊异的速度成长提升!
常和老妈说这么句话:我不怕累死,我怕无聊死!
呵呵,“找工经历”终于可以勉强收笔了……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