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

很庆幸自己遇到现在这个亦师亦友的师傅,教给我各种她六七年来在这个行业的”工作习惯”,加双引号是因为,那已经不是单纯的工作习惯或者客户维护,而是真正把所有人际生活化,朋友和客户已经完全融合,关怀朋友和经营客户已经完全无法分离。我喜欢听她讲那些因为她送出的礼物和祝福,使得客户夫妻之间都重新和好等等的简单又温暖的故事。
近段时间,因为她给我的建议和启发,我重新开始编织小小的温暖字句,精心挑选特别的礼物,接二连三地收到朋友们回馈的说”很喜欢”之类的话,我觉得我更多的是为朋友们是否喜欢我所做的而患得患失,相比之下,”老朋友”们能否真正成为我的”客户”真的不是那么重要。
中午去给磊子过生日时,还提到说我大学时会在六一儿童节去男生宿舍给几个要好的男同学送果冻,而且还是精心分装过的(好吧,我承认我大部分的好朋友都是男的,呵呵),我曾经也是个每年都会记得好友生日的人,只是真的在日复一日的流水帐一样的生活中,把那些近乎犯傻的细腻全给磨丢了。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很多,想起一休说过他也曾经会在朋友生日时弄个蛋糕跑去给人家意外惊喜,想起有一年K生日我专门给他写过一首所谓的诗,想起老公某次生日我瞒着他备好蛋糕和插花在他到家时点好蜡烛才开门,想起玩天下最开心的时光潭子在游戏里为我放的礼花和那跑调的生日歌……
一辈子也就这么长,都市里的人们在渐渐麻木,能够在彼此的记忆里留下温暖的一笔何尝不是值得去做的事情?愿我们沉睡的心可以重新变回“善感”,丢失的“灵气”还来得及找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