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宝贝手札

C在慢慢长大,我错过了什么?

已经很久没有正经陪C出去玩过了,与其说我是个所谓的全职妈妈,
不如说我在家足不出户、毫无效率地SOHO,外带兼职给娃洗澡哄娃睡觉。

有时候周末对于我不是双休,而仅仅是娃他爹可以带娃去远一点玩,
我可以更多机会窝电脑前面磨时间而已。

今天陪C在小区里玩,发现他在外面真的表现不错呢!

自己爬楼梯上滑梯又滑下来、跟保安叔叔打招呼说“叔叔好”,
跟楼下开店的老乡阿姨轻松互动说“谢谢”!

C在慢慢长大,我错过了什么?

 

一岁半的汐

IMG_6612

一岁半的汐,会说很多很多话,而且很多内容都是普通话和潮州话都会说。一岁半的汐,开始由“走”发展成小跑。

汐住院以前,一直对绘本没啥兴趣,只有一本《宝宝爱车》愿意看,有时候还会像模像样地伸个手指在书上指指点点。住院后期汐病情好转,但身体还需要慢慢复原,终于不像之前那样小猴子似的坐不住。我赶紧抓住时机,在医院里重新开始给他看绘本。没想到他从此就愿意看了。于是回家后每晚睡前,我要是记得就给他讲两三本薄薄的绘本,一般也就十来页,每页一两句话。讲到现在,汐可以只看封面就知道是哪一本,尽管他不认识字,却可以准确说出这本是“午饭”,那本是“过生日”等等。一开始还只能安静地听我讲,后来就能按照我指的说出“猫”“熊”什么的,再后来会自己拿着书说“妈妈,讲”,再到现在,我翻到某一页他知道的内容,他甚至可以自己说出“让我看你的饭盒”之类比较长的句子了。或者我提个头说“让”,他就可以说“看看你的饭盒好吗”。

以前一个邻居送的一本儿歌小册子,汐也很喜欢。我把汐抱坐在我腿上,随意翻着一篇篇给他念,有时候同一篇多念几次,汐就会用潮州话说“妈妈掀”。有时念几遍完整的,再念每句的前半句,汐就会把后半句接上。有一天他自己蹲在地上捡起一个小汽车玩具的时候,突然随口念出“小汽车,嘀嘀嘀,开过来,开过去,小宝宝,当司机,送妈妈,上班去。”这次汐第一次自己完整地背出一首儿歌。到目前为止,汐可以自己完整念完的还有一首“小草莓,红衣褂,身上长满黑芝麻,咬上一口甜蜜蜜,吃得大家笑哈哈。”然后其他很多零零碎碎的都可以念一两句,或者是在我提醒前面一两个字的时候念完整句。搞笑的是他常常会在我们刚好说到某些相关的词语时,他就会自己念出来一句。比如刚好说“小蜜蜂”,他就说“天天忙在花丛中”。比如我刚好说太阳,他突然说“公公年老了,长长胡子胸前飘”——其实书上是“玉米公公年老了”,他跟另外“太阳公公起得早”混一起了。

其实当然也没有刻意要训练他背诵这些可有可无的儿歌,只是作为一种看书、亲子共读、或者语言发音练习,甚至有时候仅仅为了让他安静的呆上一会,不要老是到处折腾而已。所以,我只会注意去纠正他某个字词的发音,至于他玩混搭串烧,我就觉得无所谓啦。反正是儿歌,随意组合都没事的。

汐目前对于唱歌的理解就是“哦哦哦”,如果叫他唱歌,他就会摇头晃脑地“哦哦哦”,一直哦个半天。但实际上,他零零碎碎地可以唱一首“太阳公公起得早,小朋友上学校,见到老师敬个礼,见到同学问声好”。状态好的时候可以自己唱个七八成,状态不好就只是我唱前面两三个字,他才会接着唱。

搞笑的是,有时候我念一些前半句,而他不想接下去说,就会说“卖担”(潮州话的“不会说”)。让你哭笑不得。

汐在深圳其实接触的人并不太多,每天在小区里转悠虽然有看到很多人,但最多只是外婆跟人家寒暄几句,并没有很直接正面地跟汐玩太多。所以总的来说还是害羞的。但没想到在潮州去到亲友家里,大多都好像不陌生似的,自己走来走去东碰碰西玩玩。从回来到前些时候,甚至是谁抱都可以,有个别不是很熟悉的,他被抱一会就会回头要妈妈或外婆,其他多数都可以跟人家玩得挺好。不过最近好像接触的人没有过年时那么多,反而变得有点害羞了。

汐习惯了爸爸的早出晚归,在潮州没有和爸爸一起生活也没觉得怎样,只是时不时会念叨着要和爸爸视频,但真打开视频了,他也不过看个一两眼叫个一两声,然后又自己跑开去了。

汐喜欢到处爬上爬下,当爬到高处时,会很兴奋地用潮州话说“高”。而且很“不懈“,比如家里的红木椅背靠着一张长桌,他最喜欢从地面爬上椅子,然后踩着扶手站上去,伸手去长桌上找各种感兴趣的东西,比如吃的,比如我的鼠标,比如茶具什么的。有时候他每回站到扶手上,我就把他抱下来,他立马又爬上去再踩上去,反反复复好多次,让我想起以前读过的一个蜘蛛不懈抛蜘蛛丝的故事,相当有”百折不挠“的架势。

汐对那些不是玩具的东西,总是比对自己的玩具更有兴趣,家里只要他拿得到的东西都可以玩,铁锤、锅碗瓢盆、油罐、衣叉、扫把、甚至蒜头、青菜等等。

可能是外婆包办太多,我也嫌麻烦,对于汐自己学吃饭,我们只是不太阻拦并且在给他穿好围兜并且吃过正餐的情况下给他自己用勺子和碗尝试的机会,大部分时候还是外婆喂饭,所以汐还没有学会自己吃饭。目前,给他勺子碗,碗里放点东西给他玩,他很少能够用勺子在碗里成功舀起东西,多次尝试失败后,汐会用手拿起碗里的东西,放到勺子上,然后送到嘴巴里。但因为他还是不太会拿勺子,常常还没送到嘴里,东西已经掉了,他会一次次捡起来,再放再试。有一回多次没成功之后,他自己蹲在地上找掉了的东西,然后自言自语说”怎么办“。多数失败的最后结果是,汐会要求我们帮忙,然后外婆直接夹了东西给他放在离嘴巴不远的勺子上,他终于用勺子送到嘴巴里吃掉时,就会挺高兴地晃动手臂。

一岁半的汐,还有很多很多都不会做,但是最起码可自己走路,更重要的是,可以在不哭闹的状态下,可以和大人通过语言来交流,虽然常常是自己嘴里说着不能做什么,手上却偏偏去做,呵呵。

关于孩子的记录是写不完的,记录这些特别琐碎的事情,是为了孩子长大问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情时,我好有个交代。比如我现在会问我妈关于我小时候和汐的对比,老妈常常说,谁还记得三十年前的事情呀。不过在汐哈刚开始学说话的时候,老妈很确切也很骄傲地说,我小时候十六个月就一本看图识字全会,我那时候还说看儿子有没有我那么聪明,现在事实证明,这小子起步发展还是超过了他老娘,呵呵。

汐十四个月的住院琐忆

2013年11月底到12月初,因为轮状病毒引起的秋季腹泻,汐分两次住院十天左右。汐生病难受的时候,几乎24小时都要粘着我,除了睡熟之外,醒着的时间多数时候都要挂在我身上,而且用相同的姿势趴在我的右肩膀上,换个姿势他都不让。白天老妈陪着我们在医院,晚上换老公来陪我们。 汐入院前一天,从所未有的喝下三奶瓶的白开水,但喝一瓶吐一瓶,再喝又吐,皮肤已经可以看出脱水现象,没办法,只好送去打点滴。然后腹泻最严重的时候,一天可以多达二、三十次,几乎全部是喷水一样的从小屁屁里喷出来。 那些日子,医生交代只可以吃白粥,光白粥毕竟不像平时吃肉粥那么耐饿,加上腹泻厉害,汐饿得每次隔不到一小时就老是念念叨叨着“粥粥粥”,看见我们吃的饭盒更是闹着要吃。偶尔给他吃一点云吞皮,简直像吃着什么美味一样。

未完,待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