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时光碎片

礼物

很庆幸自己遇到现在这个亦师亦友的师傅,教给我各种她六七年来在这个行业的”工作习惯”,加双引号是因为,那已经不是单纯的工作习惯或者客户维护,而是真正把所有人际生活化,朋友和客户已经完全融合,关怀朋友和经营客户已经完全无法分离。我喜欢听她讲那些因为她送出的礼物和祝福,使得客户夫妻之间都重新和好等等的简单又温暖的故事。
近段时间,因为她给我的建议和启发,我重新开始编织小小的温暖字句,精心挑选特别的礼物,接二连三地收到朋友们回馈的说”很喜欢”之类的话,我觉得我更多的是为朋友们是否喜欢我所做的而患得患失,相比之下,”老朋友”们能否真正成为我的”客户”真的不是那么重要。
中午去给磊子过生日时,还提到说我大学时会在六一儿童节去男生宿舍给几个要好的男同学送果冻,而且还是精心分装过的(好吧,我承认我大部分的好朋友都是男的,呵呵),我曾经也是个每年都会记得好友生日的人,只是真的在日复一日的流水帐一样的生活中,把那些近乎犯傻的细腻全给磨丢了。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很多,想起一休说过他也曾经会在朋友生日时弄个蛋糕跑去给人家意外惊喜,想起有一年K生日我专门给他写过一首所谓的诗,想起老公某次生日我瞒着他备好蛋糕和插花在他到家时点好蜡烛才开门,想起玩天下最开心的时光潭子在游戏里为我放的礼花和那跑调的生日歌……
一辈子也就这么长,都市里的人们在渐渐麻木,能够在彼此的记忆里留下温暖的一笔何尝不是值得去做的事情?愿我们沉睡的心可以重新变回“善感”,丢失的“灵气”还来得及找回。

节奏

3月过去一半,师傅告诉我不要受公司的影响,不要打乱自己的节奏,按照自己的心境和状态以及适合自己的步调,该怎样做就怎样做,甚至想干嘛就干嘛,可以直接回家带孩子,轻轻松松地处理自己的事情

赴约去

今天难得的一个人单独出行并且不是因为工作的事情,而且去赴一群老朋友的聚餐,让我想起将近两三年前和这群伙伴并肩作战的间隙里每次去腐败。那些聚餐那些K歌,其实都是再寻常不过的团建招数,但真的很多欢笑很多回忆!
当然,这些分离的时光他们都各自在创造新的记忆,而我,只是一直停留在那里,所以现在聊天我提起以前的频率明显比他们多。
去聚会的路途很长,我在公车上写这个日志。想起当年的“保夫鲁沙”,想起他说的那句当你回忆时不因碌碌无为而后悔,那你的生命就有意义。
最近,监工了一本画册的设计,好吧,好歹有个东西可以给这几个星期交作业。
接下来又要怎样安排日子和孩子呢?

我是有多失败

这几天每天带上笔记本电脑,朝九晚五地在家附近的咖啡厅里赶项目,吃一顿中午饭就可以坐在里面一整天没有人打扰。这是C出生以来第一次这么长时间见不到我。但他看样子还比较适应,哭着找妈妈时跟他说妈妈去上班,基本就能接受了。傍晚我就回去给他洗澡,他见到我是平静中带点高兴。今早,老公照例给老妈交生活费,然后去上班了。老妈问我今天还去不去,我说去吧,反正一顿中午饭钱抵上那里的最低消费,不需要再另外浪费钱。老妈居然准备拿出刚收下的生活费,说那要不要来这里拿~~我知道她的意思是我不在家吃午饭她这边菜钱也就相应减少了点。但是,我为什么就觉得那么别扭呢?我是有多失败,三十几岁这样没工作又不带孩子又不挣钱,到头来还要老妈拿着我老公上交的生活费来试图帮我付午饭钱!